ADI

EVAK AMA STUCKY

【EVAK】We're in the parallel world(3)

弃权声明:evak属于skam,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简介:
even写或者画他跟isak在平行世界的相遇。
有时候是一段文字,有时候是一张图。

正文:

七岁的isak比同龄的孩子要更讨人喜欢。这可能也是他被欺负的原因,但isak每次都会告状,装可怜。然后那些欺负他的小朋友被狠狠的惩罚。

所以isak是大人眼中可怜的小孩子,又是孤儿们之间的魔王。

“isak,来见见Bech Næsheim女士。”院长找isak的时候他正在吃面包,果酱粘在了嘴角。瞬间激起人们的保护欲。

“你就是isak吗?”虽然Bech Næsheim夫人没表现出来,但是isak敏锐的觉得这次自己绝对会被领养。

“是的女士。”isak学着电视里的绅士一样行礼,让Bech Næsheim夫人更开心了。她笑的眯起了眼睛。

“是这样的,我有个儿子even,我们工作忙,担心他寂寞。所以想再领养一个孩子。我觉得isak很合适,他乖巧可爱又懂礼貌。”

isak微笑的伸出腿绊倒准备上前反驳的棕发小男孩,并且下一刻扶起他安慰。那个小孩几分钟前还帮isak拧开了罐头盖子。

领养的过程很愉快。isak坐上车,装作有些胆怯但很想适应的模样。让Bech Næsheim夫人更加心疼他的身世了。关于他的父母,虽然院长只是提过一点点,不过只有一点点就足以让人伤心了。

『接下来就要看看那个even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

——

   isak觉得even不对劲,按照以前的速度最新的平行世界应该写了才对。但是even一直推脱不让isak看。

   “难道是写了什么奇怪的设定!”

   晚上两人刚运动完,isak发誓绝对不用这招了。他看到even睡着了,睁开眼睛拖着疲倦的身体起身翻开笔记本用小台灯看着。

   “嗯.....?”

——

“even,这是isak。以后就是你的弟弟了。”Bech Næsheim夫人轻抚isak的肩膀,让他感觉受到安慰。

even长的又瘦又高的,他没有笑容,站在高几阶的台阶上看着isak。像动画里邪恶女巫的乌鸦。isak觉得很不舒服,他的视线,以及看不透的样子。

“你好isak。”isak在想是不是因为even认为他的到来会夺走她妈妈的爱才表现的如此,容不得他多想。even的手抓住了isak的手,用力的握住。

“嗨!”isak笑着,面部因为疼痛扭曲着。

Bech Næsheim显然也有看走眼的时间,或者她是故意的...走开把时间留给两个小孩。

“你以后要叫我daddy。”

“为什么!”isak很生气,虽然他记忆中的父亲已经模糊不清了,但是他仍然知道daddy代表什么。

“因为我是这家的男主人。”even平静的说

“你的daddy呢?”

“他去世了。”

——

   “wtf....”isak挑起一边的眉毛,贴近仔细辨认even的字迹以及“daddy”这个词。

   “isak~baby——怎么还不睡?”

   “我看到了个好玩的东西。”isak关了灯合上笔记转头又钻进even的怀抱里。

   “什么东西让你特地‘起来’看?”even的声音哑哑的,平时早就撩的isak想撒娇不过这次。

   “当然是好玩的,那可是你给我准备的啊。daddy?”isak凑近even的耳边,鼻息的热气吹着even散落的碎发。以及那个点燃更大火的单词。

   even僵住了。借着月光他看到isak笑的像偷腥的小猫一样。

——

isak来到这个家快一个月了,他发现even还是很好的一个人。他不会故意为难isak,也会在isak需要帮忙的时候帮助他。不过依旧是僵硬的脸对着isak。

『他会笑!』isak鼓起嘴巴趴在窗户边盯着院子里跟邻居打招呼的even,笑的特别灿烂。不像乌鸦了。

『可是他不对我笑!』其实even对isak笑过,在他试探着叫出daddy的时候。even笑了,不是isak见多了的嘲笑,而是真正开心的笑容。

『这个大我三岁的男孩到底是多想做daddy。』isak还是很生气不过他想到方法了。

他要一直叫even daddy直到他受不了

even正好从外面回来,刚除完草的他身上都是青草的味道。isak蹦下沙发跑过去

“daddy,Bech Næsheim太太什么时候回来?”even愣了一下,他没想到isak会这么正常的叫出daddy。

“她去出差了,大概下周回来。明天我送你去上学。”他还是反应很快,嘴角挂着温和的弧度说着。

“daddy daddy daddy.....”isak一口气叫了好多句daddy

『我叫你daddy,你笑给我看好不好?』

——

   “为什么是这个梗!”

   “你指的是养兄弟?”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sorry baby,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会停下的。”

   “even,叫我daddy。”

   isak承认even挑眉比自己要好看的多。even让眉毛降落后笑了。

   “daddy。”

   isak扑过去亲even

   “fuck even 不要停。我还想要(看)”
  
——

那之后所有人都知道even有个小他三岁追着他屁股后面叫daddy的男孩。

一些不了解的人打趣even

“hey,这是你的‘小男友’?daddy play?”

even会礼貌的揍他一拳。然后背上书包去接isak。

isak在学校门口蹲在树下数蚂蚁,光被人挡住了,他一抬头。看到时even

奶音黏黏糊糊的叫出声

“daddy。”

even承认自己开始后悔了。那个时候他只是一时兴起,找个借口不对新来的isak好脸色。而且,被人叫daddy总会有莫名的成就感。就好像...征服了什么?不过除了even没人知道他怎么想的。

even初中的时候就制止isak叫他daddy了。isak答应了,可却总在一些时候“不小心”叫出来。

又过了几年,even上了高中,他去参加派对,碰到了isak,两人的眼神交汇。isak想过去,却有个女孩已经抢先在even面前做着自我介绍了。

“噢——”isak拿着啤酒,慢慢靠近even跟那个女生。

“daddy,原来你在这——”他看到女孩的表情变得很有趣。

“isak....”even很感激isak这么做,因为他快要被女孩香水味熏的反胃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里的气味真难闻,不如isak身上跟自己一个味道的沐浴露好闻。”这样的想法。

“别这个表情了,我可了解你。摆脱了讨厌的事物。来笑一个吧,daddy。”isak举起啤酒,却被even以未成年不能喝酒为由拿走了。

——

   “你承认吧,你就就是想玩daddy梗想到失去理智了。导致这个故事没头没尾。糟糕透了。”

   “我好伤心,isak,你真的这么认为吗。”isak翻着白眼看even装成伤心的样子。

   “你知道我还认为什么吗?”真的可以让他笑好久。

   “什么?”

   “想让我叫你daddy都不跟我说的你真是太蠢了!”

——

再后来,even改变了主意。因为isak会坐在even的身上。汗液随着动作飞溅,身体因为剧烈活动变红,他会抓着even的肩膀。红肿的双唇张开,大声的叫着

“daddy”

【EVAK】We're in the parallel world(2)

弃权声明:evak属于skam,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简介:
even写或者画他跟isak在平行世界的相遇。
有时候是一段文字,有时候是一张图。

正文:

even踏上红毯,他拼命掩饰自己的紧张。作为一个第一次出演电影就被提名的演员来说这真是太刺激了。

他演的那部电影本来是学校社团的宣传,他自编自演。这一特点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

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开朗的主角在遇到喜欢的少年之后收到社会伤害并且抑郁的故事。结局是好的,至少even在对媒体解释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两个男孩一起自杀了。

"他们依旧相爱,只是这个社会不爱他们。所以他们一起去了爱他们的世界。"

even没有获奖,毕竟涉及的奖项有很多优秀的候选人。不过即使没获奖,被提名已经是很厉害了。所以在学校,even得到了很多粉丝成了校园明星。

——

   “isak?”sana的声音吓得isak立刻合上本子

   “嗨sana”isak把本子收到包里,sana盯着他看了一会

   “周五vilde要办个派对。去吗?”

   “嗯......不。”

   “你变得越来越宅了。”

   isak发誓自己跟那群家里蹲不一样,他只是想早点回家看故事的结局

   “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吧。”

——

而isak是名rapper。在这里的rapper圈子里算是小有名气。

本来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在派对上相遇了。

当even的朋友们抛弃他去分头找乐子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被人簇拥着的isak。在迪斯科球的灯光下even都看不清他的脸。

isak被人们举起来,他手里拿着麦克风。他的rap带着醉意跟笑声。有些卡顿的样子跟不押韵的词显然是即兴的。

在mikael发现even正在看isak的时候表现出了很大的反应。他大力的拍了一把even的肩膀然后口齿不清的告诉even自己可以介绍他跟isak认识。

两人穿过人潮,来到沙发旁边。人们围着isak起哄,让他一口气喝掉一罐啤酒。isak看起来更小了,even是指他的脸。看起来像小孩。未成年。

“嗨isak!”Mikael走过去拍了isak肩膀一下,even感觉周围的音乐声太大了,听不清isak的回答。even像是要听清isak的话一样拼命盯着他的脸,却在后者露出小括号一样的笑容的时候彻底被打败。

『天啊他太可爱了。』even这么想。

——

   “even——?”isak拖着长音喊着,单手脱下鞋匆匆忙忙的走进客厅发现even不在。

   当然发现自己要独自一个人看even对他的赞美话的时候笑的像只狐狸。那种童话里第一次捉弄人成功的小狐狸。

——

第二天even在陌生的房间醒来,说不上头痛欲裂但感觉还是很糟糕。

“hey,你醒了。”isak看起来像是勉强撑起身体从沙发上坐起来。在even睡着后他们一定还玩了别的什么,isak的脸上有各色的唇印,下身只穿着内裤。

“嗯..对,需要帮忙吗?”

“如果不麻烦的话。...先帮我稍微收拾一下落脚的地方吧。我去稍微整理一下。”isak尴尬的摸了摸头,他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惨状了。

他慢慢站了起来,天旋地转导致他停了一会才敢继续走。even弯腰捡着啤酒罐,刚起身就被isak抱住,紧紧的。

“抱歉兄弟....宿醉的错。”isak深呼吸,even感觉isak的温度很高。他有些担心

“你发烧了?”

“只是喝太多酒了,没发烧。”

“为什么喝那么多?你看起来像是被强行灌酒。”

“我不是被迫的!我很开心那可是我的成年礼兄弟!我甚至准备一会去买酒呢。用我的身份证——”

“什么?你才刚成年?”

even证实了昨天的猜想。

“看起来不像吗?我觉得我看起来还是很小哒~”isak显然还沉浸在喜悦中,嘴角的弧度特别可爱。尾音也上扬着。

even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他现在只想把isak抱在怀里不撒手。他摸了摸鼻子,做了一个后来回想起都会笑isak好久的事情。

“我可以吻你吗?”

isak笑了,发出了细小的咯咯声。

“昨天晚上那些姑娘可都要比你‘勇猛’可以,我是说,你看我的脸上。都是她们留下的痕迹。”

even看着isak的脸,唯一没被占有过的地方就是那个心形的唇瓣,他舔了自己的唇。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isak一直在笑,现在笑的更开心了,他勾住even的脖子。响沙发上倒去。even被拽了过去。

——

   “baby”

   isak打了个滚把本子护在怀里从床的一边滚到另一边,警惕的看着even。

   “你知道我是不介意你看什么黄色小说的。”even被他的举动逗笑了,上床靠近isak。抱着他蹭蹭。

   “你突然出来把我吓到了,不是黄色小说。是你写的那个。”

   “噢,rapper isak?怎么样?”

   “很糟糕,尤其是唯一的描写居然是我喝醉后不押韵的rap。我很生气。”isak板着脸严肃的说

   “所以...你刚才是准备销毁我的‘大作’?”
  
   “你可以救它,但是必须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吻你?难道我也早就喜欢你了?”isak装作法官的样子。

   “你要听实话吗亲爱的?”

   “嗯哼,必须实话。”

   “事实上你还没有完全醒酒。”

   “它死定了。”

   “我知道你不会的。”

   even抓住isak的手,十指相扣。他亲了亲isak的鼻子,还有那个可爱的嘴唇。

【EVAK】We're in the parallel world(1)

弃权声明:evak属于skam,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简介:
even写或者画他跟isak在平行世界的相遇。
有时候是一段文字,有时候是一张图。

正文:

isak跟even相遇在某个镇上的公会里。
isak的队伍刚在魔兽丛林里大杀特杀回来。magnus受不了卖花姑娘那个嫌弃的眼神先回酒馆洗澡去了,mahdi说要补充必需品而去了商店,只剩下isak跟jonas去交任务。

“你在这里等我,别乱走。”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成年了!”jonsas像对待孩子一样的做法让isak不爽。

他当然不会听jonas的话。他可是盗贼,在人多的地方当然会按耐不住自己。他打量着屋里的人们,他们有的小声交谈,有点则在查看自己的任务。他注意到靠窗的地方有个法师,身边像是用了什么魔法一样没什么人接近。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注视的太久了,久到那个人感受到视线而转头看他。

视线交汇的那一刻isak大脑一片空白。

『天啊....』

isak听到自己心中的感叹跟小声咽口水的声音。

接着那个人走了过来,他很高很帅。

盗贼现在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中,但是isak动弹不得。

“hello。”

“hello.....”

——

   “后续呢?”

   “没了。”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isak扑倒even身上掐他的脸

   “babe,我觉得就停在这里很好。有很大的遐想空间”even趁isak松手抓住他的手亲在手背上

   “可是我们才刚相遇!我要知道那个世界的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法师先生?”isak挑眉捏住even的双唇
  
   不过面对可爱男友的要求艺术家先生坚持他的决定

   “那,后续就由我来写。你把我写的像是个花痴一样一眼就爱上你我一定要报复回去”isak夺过even的本子,后者显然没想要抵抗。

   “事实上那个世界的我也早就知道你了。”

   “不听,你休想打断我的创作思路。”

——

even听了他们需要一个法师之后便同意了一同前往。
isak很在意even身上令人压抑的黑袍子,第六感让他觉得有蹊跷。

——

   even躺在isak身边侧身捂住肚子
  
   “亲爱的?这个转折有点生硬。”

   “我还是个新手!”

——

他们接了个大任务,报酬很多而且还有几乎得到稀有装备。isak就是在那次发现even的秘密

他们要狩猎月圆夜出现的魔物,jonas望着若隐若现的圆月告诉isak可能要住一晚了。

isak在这段时间已经跟even很熟了,even不仅是个帅哥而且魔法也很厉害,还很健谈。知道的很多,也很照顾isak....呃,大家?

——

   “babe我要害羞了。”

   “这是事实。”
  
   isak趴在even枕边开始奋笔疾书

——

“even?”isak看着月光下痛苦的隐约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他跟踪半夜偷跑的even,现在他已经在一个不知道是哪的地方。总之离大家很远。

“isak,别靠近我!”

even突然跪在地上,身上的袍子掉在地上。月光洒落在他痛苦的身体上,他突然发出困兽般的声音。isak明白了什么,月圆时出现的魔兽。....

isak想要伸出手又停住,他很痛苦,他想要帮助even却又怕对他一无所知的自己会伤害他。

——

   “噢....”even看着isak写下句号后凑过去吻住他的男孩。

   isak放下笔跟even一起钻进被子里。他们耳鬓厮磨,isak伸手抚摸even的头发。就想他每次对自己那样。

   “嘿,babe。我已经想到结局了。”even低沉的声音在isak耳边响起,两个人的声音都变得沙哑。

   “是什么?”

——

jonas发现两人不见了之后找了很久,终于在小溪边发现了睡的正香的两人。even身上盖着isak的外套,两人都一身的伤痕。

但是他们拥抱的很紧。

isak先是听到动静警惕的一下子就清醒了。(看出来他很困,一下子“强迫”自己清醒。)他跟jonas解释了even有梦游症,为了不让他出事自己就跟了出来。

虽然jonas很怀疑,因为他昨晚也听到了野兽的叫声。不过看到两人伤的不重,就先回帐篷那边跟magnus他们集合了。

isak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紧紧搂住even的手上全是紧张出的汗。

“呼......”

——

   isak无力地阻挡even越来越密的亲吻
 
   “还差伏笔交代,我还想知道‘even’的身世!”

——

even曾经被isak要找的魔兽袭击过,很重的伤。被他那时候的同伴很不容易救了回来,但是却变成月圆夜会失去理智的野兽。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们来呢?”isak问

“我想过自己这个样子就不去添麻烦了,可是。”even伸出手,犹豫了一下,然后触碰到isak的脸。

“一想到要让你独自面对那些我就放心不下。如果被你看到我另一个样子,最多让我们分开。不过我变成魔兽的时候会散发同类的气息,我希望至少能保护你。”

——

   “我觉得你‘ooc’了,even”isak无视even变热的身体越来越快速的喘气声。固执的指出结尾even的话

   “居然还能让你分神想别的事,难道是我没有魅力了吗?”even做出了他标准的挑眉,总能撩的isak捂脸的那个挑眉

   “当然不是!”

【Stiles】面对野狐时另一个反应的丝带儿

没逻辑的前提下,自我满足

“这太糟糕了,我是说。我可是Team Scott的智商担当。你认真的?把我搞成无法阅读的样子?我甚至不能上课了。”Stiles告诉自己不能把恐惧暴露出来,可冷汗使他的衣服几乎湿透。
“你在害怕,Stiles。”面前缠满绷带只能看到一嘴恐怖的牙齿的“生物”?(请允许我们这么叫他。)很缓慢的说,他的声音仿佛来自深处,模糊却能让Stiles不会听错每个单词。
“哦说真的,如果有一个变态,缠着绷带,这个长相。好吧说实话我是个普通人,不是狼人,猎人,变形怪之类的。我不可能不害怕。”
“恐惧是我的食物,你不可能瞒过我。”
“哦是的是的,我想大概没人告诉你,你有口臭。”Stiles一边翻白眼一边夸张地做着动作。

【双快银】在他死后

原作: 复仇者联盟/X战警
分级:G
警告: AU,毫无意义的放飞自我
配对: Pietro /Peter
*Peter对死去的朋友Pietro产生了强烈
的自责导致他产生了看到并且可以触碰Pietro死去灵魂的幻觉。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你要烧烤味的还是番茄味?”Peter想了想,似乎记起老朋友的口味。朝他把薯片扔了过去。

薯片穿过Pietro的身体,砸到了沙发上。

“哦,抱歉。我忘了你已经死了。”

Peter撅着嘴,拿着另一个口味的薯片一屁股坐在他旁边。

“Peter,你该出去走走了。”Pietro在他身边晃着,看着他不亚于自己的脸色担忧的跟他说。开玩笑,自己已经死了可是Peter还是人类。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出门了,Pierto不知道是多久,他死后对时间观念没有那么强了。反正是很长时间。

“外面太热了。”

“春天你说你花粉过敏,冬天你说……”Pietro看到Peter黑着的脸,闭上嘴不说话了。

Pietro死了,在路口闯了红灯。Peter阻止过他,但却没有追出去,在路的一边眼睁睁看着汽车撞飞Pietro。Peter僵直了身体,瞪着被撞出老远的Pietro。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家,面对家人他什么也说不出。一闭上眼就是Pietro死亡的画面,他尽自己最大限度睁眼,在眼睛酸涩到几乎流不出眼泪时眨眼。他无法休息。家人为他找了心理医生,他不愿意出门,家人只好把心理医生带到家里。可是医生拿不说话低头摆弄手的他无可奈何。

性格开朗的他之前拥有很多朋友,但现在他几乎变成了见光死。朋友知道了他的遭遇对他表示难过。来看他,说什么也不见到他回答。他的家人也一样,最多能得到点头摇头的回应。

“为什么我能看到你?”Peter对Pietro问

“不知道。”

他看到Pietro后就能睡着了。更恐怖的是,他可以触碰到Pietro,他扯着Pietro的脸,Pietro为了显得成熟而留的胡子扎着他的手,还是他死之前的样子。无法改变。

“我们算是什么关系?”

“我已经死了,只有你能看见我跟我交流。而你不出门,除了纸条以外的交流也只有我。互相依赖的关系?”

“说实话能看到你之后我的睡眠质量的确好不少。”

“这不是你开始熬夜玩游戏的理由。”

“哦……”

Peter知道这是自己的幻想,见到并触摸到已经死了的灵魂。这不可能是真的。

Pietro从外面回来,下意识的想开门,手穿过了门。叹了口气穿了进去。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Wanda,小姑娘哭的眼眶都红了。Pietro看了一眼然后穿进了Peter的房间。

Peter变得不出门后他的家人也拿他没办法。Peter需要什么就写在一张纸上,从门的缝隙塞出去。家人把东西买好,敲门示意。他就会自己出来拿了。

他的父亲本来不同意这个方法,但是他的姐姐特别疼他。处处惯着他,事实上他的父亲已经不准备管他了。他不出门也就无法上学,整天在家里打游戏,吃零食。

“Peter,我看到Wanda了,你应该跟她说说。她从起床就在哭。”Pietro指了指门外

Peter戴着耳机在打游戏,完全没有听到Pietro的话。

Pietro把Peter的耳机摘下来。里面的音乐开了最大声。他真怀疑Peter会不会耳聋。

对着Peter不解的眼神他又重复一遍刚才说的话。

Peter抿了抿嘴,从堆满零食垃圾的袋子里摸索出纸笔,在上面写上了安慰的话。他不知道是不是有用,但是正如同他姐姐对他的爱,虽然不是同等的,但是Peter对于Wanda的爱比任何家人的都要多。

他把纸条从门缝处塞了出去。然后又带上耳机开始打游戏。

好像过了快一年,Peter的心理状况毫无起色。Pietro觉得Peter已经好了很多,比起最初自己出现在他面前,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涣散的眼神,对于Pietro的到来毫无反应。甚至Pietro都没有发现他能看到自己。

“如果你的食物来源断了你是不是就会出门?”

Pietro大声的对Peter喊着

“我会饿死在房间里。”Peter也喊了回去。

【我说了我不需要什么心理医生。让他滚!】

Peter愤怒的几乎将手下的纸条撕裂。

“冷静点,这不是坏事。你早晚要接受的。”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么安慰人会被打的。”

Pietro看向Peter,被他猛的扑过来熊抱锁喉。

“哇哦。”Pietro惊奇的看着Peter

“怎么样?”

“没痛感。”

Peter骂了后一声从他的身上跳下来。

“说真的。”沉默了一会,Peter尽量装作无所谓但是声音颤抖暴露了他的激动。

“我以后会看不到你。”

“我们都知道。”

这不过是个幻觉,一切都是Peter为了安慰自己而捏造出来的假象。

“我不想那样……”

“你要回到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这是你需要的。”

两人似乎吵了起来,确切的说是冷战。

Peter接受了心理医生的治疗,一开始他依旧无法开口说话。不过那个医生没有放弃,她每天坚持来给Peter开导。

两个半月后,Peter已经可以进行不超过五十个字的回应了。

五个月后Peter可以正常的交流了。他恢复了正常的社交,他的恢复速度使医生也惊讶了。不过他的学业由于荒废了一年要重修了。

Peter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回到房间,那里已经不是堆满了垃圾。那里变得干净,虽然还是有很多东西。

“Pietro,我已经差不多恢复了。告个别怎么样?毕竟我要再也见不到你了。”

Peter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等到熟悉的回应。

他露出仿佛事故前他经常会有的笑容坐到电脑前打起了游戏。

Pietro说过

“这是我需要的。”

FIN

考虑了好久还是没写姓。朋友设定的话(谁管你)
感谢阅读